Loading
0

庭院不深,多肉不少。

  本文为小野妹子在永利娱乐平台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标题:庭院不深。小时候...大叔家也有个院子,后来没了...小时候,我村里的人家家户户都算有个院子,现在大部分也都没了...都是自发的,选择把院子弄没了,可以说,很“经济”社会了。很多人都说对有情趣的的生活很向往,但身体却非常诚实,就好像愿意捐出一百万,但不愿意捐出一头牛的农民伯伯。美好生活总还是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上,可能是最近天气比较冷的关系吧...祝大家都过上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

  写在前面
  这样一个南方人靠一身正气抖腿取暖的冬日里,我上完了最后一节课,也因此全身发冷而发了烧。一闲下来就有种莫名的焦虑,总觉应该做些什么,可是阴沉的天自带的丧气又从某处冒了上来。人嘛,一个月里,总会有那么几天丧气满满,就想托着脑瓜发呆。
  也有可能丧气会传染吧,我兴冲冲拿着上一次投稿给那位想种小花花的朋友过目,她却跟我说最近她很丧,最近很烦很懒。我说,烦的时候一个人,确实很难排解,容易钻牛角尖。尤其是在连绵阴雨天空不开阔的日子,如果没有一个人陪你说说话开几个国际玩笑,光听音乐是没有用的,看些所谓“治愈”电影或是书也没有屁用。“治愈”这个字眼不太喜欢,本身已经很鸡汤了,况且没病的人,为什么要被治愈?
  据我观察,此种情况一般都是闲出来的。所以这种时候我一般会给自己找些事做,就比如现在,我在码字,想些美好的画面转移注意力。每次看到大家的留言,心中备受鼓舞,原来阳光的人是多数,所以不会去想糟糕的事。
  进入正文,这次来说说我的小院。
  小院当得起这个“小”字,它只是从前平房前面一块小小的地,后来建了楼房被荒废。于是在我小时候,爸爸挑来泥土在水泥地上,不用来种菜,却是用来养蚯蚓。据说蚯蚓是高蛋白,我爸发现了商机,想用来做鸡饲料。但是我家也未曾富有,那块地就这样被闲置,倒是被一帮孩子(包括我)在树上绑了秋千,成了乐园。
  很快孩子们长大了,一棵几十年的黄莲树因为树枝总刮坏电话线被锯倒,隔壁遮阳的楼房也拆迁了,妈妈便请工人把这块地围了起来,就有了小院的雏形。一开始这小院只是用来堆放杂物的,没了高墙阻挡阳光,更是得了天地的滋润,野草在这里肆意生长。
  这种情形没有几年就被我妈破坏了,她又把杂物清空,拔去野草,把地面全铺上了花岗石。说来我妈还是功臣,她和我干爷爷两个人敲敲打打把家里的水泥地都换上了花岗石和瓷砖,里里外外都干净了。可是家里的瓦片和砖头又被靠墙堆成了一堆,我只能把板支撑在瓦片上把肉转移到阳光最好的地方。最初的这些肉都很普通,有的一直陪我到现在。
院子里种的多肉
  之后一年,我肉肉的数量急剧增长,所有肉被安排在简陋的木板上,看着太过心酸。两图分别是进门两边的样子,这是梅雨江南里的肉,湿淋淋,有水中的灵气,也容易黑。那时噜噜还陪着我。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在动一动就出汗的夏天,我偷了妈妈的遮阳小花帽,把自己裹成拔草大妈,推走大树干,扔掉塑料纸。。。开始动手投入创造多肉花园的革命中。这使我想起看过的一个视频,一妹子为了给自己拍出美美的照,而造了一座亭子秋千,在下是大写的服气。当时的我可能就拍不出美照了,因为晒黑了。
院子里种的多肉
  把不用的水缸搬来种睡莲,锯了浇水木桶的耳朵养铜钱草。一旁堆了许久的瓦片,一片片竖起来围成花坛。因为看到肉友的地载,肉的长势很狂野,遂想一试。
  一开始的铜钱草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根。
院子里种的多肉
  大概两个月后。
院子里种的多肉
  从大伯家揪来的冬美人,长得也很快。
院子里种的多肉
  还有生长迅速的胧月奶奶。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另一角漏水的缸和隔壁拆迁扔掉的浴缸,铁皮墙遮阳,填上土暂时没什么种的,就把盆栽小植物拿来好了。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也是那一年,我开始尝试沙养,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我贴吧的粉丝呢,我发过一贴记录的细节可以去找我帖子,贴吧名也是小野妹子。当然有人顶有人喷,结果因人而异吧。总结下来,前一年能度夏的,下一年基本就没啥问题了,有些淘宝买来,从大棚换到露养因为环境的不适应可能就活不过南方的夏天。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7月底去了趟厦门,避过苏州最热那几天,回来晒焦一片肉,似乎还能闻到兹兹冒油的响声。于是才意识到不能作,夏天就得遮阳啊。
  还有一些放在北边这些肉倒是享了福。至于状态先不去提他吧,只要活着,什么都好说。
  没想到这猪食槽会在这里亮相吧,很多人觊觎它想买走。这可是我家祖传的猪食槽呀,就是把我卖了,也不能卖它。
院子里种的多肉
  这是当时小院的全景。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最热的时候停了一阵,温度一下来就又开始忙活,因为不满足这样小小的改变,我找来了更多砖头,围了几个花坛。当然由于稻子还没割暂时没填土。
院子里种的多肉
  怎么看还是不满意,又把缸挪回去。把二伯家不要的碗橱卸了放吊兰。
院子里种的多肉
  才告别了夏天雷雨阵阵时的闷湿,很快又到了九月份秋雨绵绵的日子,这些肉都来不及晒一晒温和的阳光,又被阴雨打得痛哭流涕,开始化水。问肉能有几多愁,恰似90后秃噜了头。
院子里种的多肉
  熬过夏日热浪,开始尝试地载。几月后,除了薄雪,都已化水而不得不移回盆里。江浙沪的朋友,没有棚的,谨慎地载。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我想一定有人注意到了树底下那摞红砖,那时看到吧友做的,仿造了一个,但我觉得我的更好看,因为我有树,效果是这样滴。那时树上来过一对白头翁,造了窝孵了小鸟。
院子里种的多肉
  碗橱挂上轮子,种薄雪,谁叫它好养活呢。
院子里种的多肉
  接下来就快到冬天,11月底,不想搬肉上楼,买来塑料薄膜,妄想借助树顶作为支撑做个小棚,直到后来几场雨后因为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散架了。不过刚开始里面超温馨,小小的空间,种满植物,我能在里面坐半天。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其实外面是这样的。
院子里种的多肉
  当塑料薄膜被压垮的那一刻,肉们又回到了阳台,2016年也就这么过去了。2017年继续倒腾,玩更多花样。恰巧17年开始流行花式树枝拼盆,我就不一样了,我不拼盆,我拼一池。
院子里种的多肉
  后来被越挖越少。
院子里种的多肉
  肉又回到了地面,某宝买了不少花种在春天播下。这回我不是孤军奋战了,家里来了一位苦力帮我填土。村里的地全部承包出去了,趁着还没种上水稻,我们赶紧挖旁边田里的土。想到那些楼顶造花园的朋友,真是佩服他们,光是那些土,运上去就费了无数汗水。
  接下来,就是把家里的盆盆罐罐拿出来,倒点泥,加上水,拔几撮铜钱草进去,这是让院子充满生机比较快的方式。
  买了莲子泡发芽,然后移入缸里,虽然直到枯了也没开出花吃到藕,不过要的就是风吹过,荷叶晃动的感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钱包里没有钱,鸟笼里没有鸟。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夏天淘了一个二手遮阳棚,既能遮阳又可挡雨,就这样我两个月没浇水,上个夏天在的基本都在,新来的所剩无几。
院子里种的多肉
  这一年,养了几年的睡莲也开了花。一开始被浇水的塑料盒子挡住,还以为是个塑料袋,拿开一看才知是洁白的花。这种睡莲很常见,公园绿化里就有,在阳光强烈的正午傲然开放,却还如此润泽。即使是最普通的品种,能看到在自己的手中渐渐繁茂,并且开出可爱的花来,便觉得这等待也是值得的。就像养肉,从不一味追求新品,养得越久的越爱。
院子里种的多肉
  当所有坛被填满时,我成了月季萌新,因为月季度夏无压力。所以我变卖了一些肉,换了月季,想象着当月季爬满墙开出花的样子,我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看会书,该有多惬意。
  春天把月季地载了,月季长得快,就直接跳过夏天,来看秋天。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还有一些菊花和酢浆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春天播种在浴缸里的牵牛,夏天时常因缺水而叶子发蔫,后来撕了布条做了牵引,只是没有爬满墙。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我家是从来没有爬山虎的,冬天去人家墙边采了一把种子撒下,没想到长了不少,秋天羞红了脸。
院子里种的多肉
  17年秋天的肉是这样的。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小苗都移到黑方。
院子里种的多肉
  原来种了一年的木桶在夏天开裂漏水,于是种了肉。
院子里种的多肉
  冬天一到,肉都搬上了楼,关于小院的故事到此也就暂停了。经历过夏日酷暑,我想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得换几棵树吊吊,所以选择观花植物,一年生也好,多年生也罢,哪个女孩子会不爱花呢?比起一束妖艳的玫瑰,我更愿意欣赏亲手种植的月季。
  多肉一叶即能生根的特性使我欲罢不能,所以即使卖了成株,还有无数叶插在成长,可能这就是出不了坑的原因吧。多肉一部分的乐趣,不就在于掰下一片叶子,看它慢慢长成老桩吗?还有一部分,在于开花之时,为他们授粉,等待着收获种子。播下种子那一刻全是未知,不知道会不会发芽,也不知道成株会是什么样子。怀揣着满心的期望,等待着。等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幸福,因为时间会给你想要的结果,也会给你惊喜。
  年年岁岁花相似,但每一年的院子都不一样,每一年的院子都会更美。梦想退休了就去昆明养老,有一院子的花,有狗子和肉,也有爱我的人。